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艳老师功夫棒
美艳老师功夫棒

美艳老师功夫棒


  「老师,你做的菜真好吃,吃的我好撑啊,你看,把我的腹肌都撑没了。」吃饱喝足的我大咧咧的躺在床上由衷的赞叹道。

  「才多大的年纪就有腹肌了……还有人鱼线呢」,成熟美妇慕烟罗看着我的人鱼线,不由得用白皙的手掌抚摸起来。

  我感觉到慕老师温凉的柔荑在我的腹部慢慢地移动着,滑嫩的手掌与我的腹部表皮做了亲密的接触,轻轻地、柔柔地、嫩嫩地抚摸着我的皮肤……「嗯……阴毛好多呢……」慕烟罗感受着大男孩身上坚如钢铁的肌肉,她很好奇,一个十六的男孩怎么长得这么强壮,肌肉饱满又不夸张,膨胀的恰当好处,这么完美的雄性身躯……在一个小男孩的身上……嘤……她要受不了……看着老师娇羞的媚态,我感觉一股热气瞬间涌至全身,大肉棒涨的十分难受。妈的,不管了,死就死吧。

  我忍住肩膀的疼痛,大手强力地把慕老师搂进了怀里,嘴唇急不可耐的朝着慕老师那殷红的香唇贴了上去,放肆地吻着。

  「呜……」,面对大男孩的突然袭击,实际上慕烟罗却早有准备,她打开贝齿,用灵巧的香舌引领着大男孩笨拙的动作。原先在大男孩腹部的柔荑也开始慢慢下滑,通过茂密旺盛的丛林,逐渐的找到了目标,便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

  「嘶……」慕老师居然用手握住了我的大鸡巴!充血的棒身感受着成熟美妇温凉滑嫩的手掌,十分的激动,棒身一跳一跳的。我感觉到我的性欲已经如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无可阻挡了。

  「老师……你……」我有些吃惊的问道。

  「还叫人家老师,人家都说了会帮你解决问题的……说到做到不好吗?」,慕烟罗已是羞红了脸颊,她第一次这么主动,感觉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哈哈,我的好烟罗,我爱死你啦!」听着成熟美妇慕烟罗的话,我激动的不能自持,哈哈,老子终于成功啦,老子终于把慕烟罗追到手啦!

  「嘶……好疼」,妈的,太激动拉扯到伤口了。

  「有伤在身,还大呼小叫的干什么,不要命了。别动,给姐好好躺着……姐侍候你……」,慕烟罗好似媚出了水来,说罢便翻身坐在了大男孩的腿上,同时,白皙的手掌缓缓地撸动着棒身。另一只手则颤抖着解开了西服的扣子。此时的慕烟罗已经完全被欲望支配了大脑,什么人妻什么人母,统统都去死吧。眼前的大男孩才是她的最爱,她心甘情愿的把身体奉献给他,任他玩弄。

  「烟罗,好烟罗,肉棒涨得好难受,快点帮我撸撸。」我毫无羞耻的说道,既然放开了那就该无所顾忌,玩就要玩的痛快才对嘛。

  「急色鬼,人家……人家这不还没做好准备呢吗……」听着我粗鲁的话,成熟美妇慕烟罗羞不可遏,那娇滴滴羞答答的样子,简直是计量十万吨的伟哥啊。

  「哎呀,要什么准备嘛,老婆帮老公打飞机多正常的事啊。」我再次毫不要脸的说道。

  「好了,好了,人家知道了……」。

  我第一次享受这种让人打飞机的感觉,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成熟美艳的贵妇人,一边感觉着美妇人的柔荑在硕大的棒身上有规律的撸动着,一边用粗大的手掌抚摸着美妇人的黑丝美腿,一边欣赏着美妇人娇羞的表情,这滋味别提有多爽了。

  这时候床边的电话突然响了,嗡嗡的震动声真是烦人,我的手机在家呢,那响的一定是慕老师的手机了。慕烟罗拿起手机看了看,平静的对我说道:「是他」。

  「哦,」我无力地答了一声,这冯勇刚打电话用屁股想都能知道是干什么的,修补关系呗,这狗日的,早晚弄死他。

  「喂」慕老师接起了电话,可与此同时手上的功夫却没停,继续撸动着我的大鸡巴,为了向她展示主人的喜悦,龟头上的马眼儿都裂开嘴笑了呢。

  「老婆,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嗯?这话筒的声音怎么这么大,应该是慕老师开了免提吧。哈哈,开免提好啊,我突然起了某种报复似的心理,我马上直起腰来在慕老师的香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啵的一声,声音极大。

  慕烟罗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嘴角扯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仿佛看透了我在想什么一样,随即便加快了撸管的速度,爽的我都叫出了声音,接着向我眨了眨眼,飞吻了一下,那意思好像是在揶揄我吃醋了。

  哼,我就是吃醋了,你来上我啊。

  电话那头的冯勇刚听见了很大的疑似亲吻的声音,马上产生了疑惑,「喂?

  老婆,你没事吧?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好奇怪啊」。

  「哦,我在看电视剧呢,刚才有一幕吻戏,声音放大了点,你就听到了,抱歉啊」,说完还向我眨了眨眼,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化。都说漂亮女人会撒谎,我看说的真没错。

  「哦,那行了,你现在在哪呢?我去接你吧。」冯勇刚的口气十分柔软,不愧是当官的,还真是能屈能伸。

  「呦,冯大人还知道老婆是谁呢啊?我还寻思您老单身呢!」慕老师的口气特别不友好,感觉都不把对方当人了。

  「老婆,那件事是我不对,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现在就接你回家,咱们把话说开了,好吧?」其实冯勇刚很想问到底是谁救了她,但觉得这种问题在电话里说不方便就咽了回去。

  「解释?我看您老还是对着我死后的墓碑解释比较好,那样才更容易让人相信。」慕老师好似对冯勇刚说的话根本不屑一顾,那边慷慨激昂的说着,这边依然在变着花样的撸着大鸡巴,柔荑在红彤彤的龟头上来回旋转,指尖粘着马眼中溢出的前列腺液,在棒身和龟头上来回涂抹,弄得整根大鸡巴湿漉漉的,一撸起来「滋滋」的响。这种一边看着美妇人和老公通着电话,一边帮自己打飞机的感觉真是太他妈刺激了,我好像隐隐的喜欢上了这种明目张胆的偷情感觉。

  「老婆,真的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这里是有内情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他以为自己能通过假象与谎言欺骗住慕烟罗,殊不知后者已经知道真相了。

  「那行,那你慢慢说吧,就在电话里说,我听着呢。」说罢便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然后把娇躯弯了下来,用香唇对着我的大鸡巴。看到这个动作,我激动的要命,这是……这是要……

  接着美妇人抬起螓首,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吐出小香舌轻轻地在马眼上刮了一下,「嘶!」我爽的打了一机灵,看着马眼上的前列腺液与美妇人的香舌藕断丝连的样子,我的大鸡巴狠劲的抖了一下。

  「嗯,那好,事情是这样的……」冯勇刚在电话那头动情地说了起来。

  可惜,我们俩一个字也没听见。成熟美妇慕烟罗先是用香舌在鸡蛋大小的龟头上来回刮着,同时,美妇人的香舌上还在不断的落下香唾,滴落在龟头上,由龟头向下流淌,不一会儿,鬼头下面的硕大棒身就被美妇人的香唾洗了次澡,就连睾丸也光荣的被美妇人的香津淹没。由于美妇人香津的洗礼显得亮闪闪的大鸡巴看上去油腻腻的,看得我心痒无比,不断地顶着大鸡巴示意慕老师不要只在龟头上下功夫,下面也要被吸允呢。

  美妇人慕烟罗看着大男孩焦急的表情,嘴角显出放荡淫艳的笑容,对于初出茅庐的我来说,几乎就是在被成熟美妇人牵着鼻子走,放电的眼神、缓慢的口交、轻舔龟头、半裸的胴体,简直百般诱惑,让我都看花了眼。由于旁边还手机在响,让我不敢做大幅度动作,只能任由慕老师放肆的挑逗,弄得我真是心痒难耐,抓耳挠腮。

  成熟美妇慕烟罗看着我急不可耐又求之不得的表情,居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直起身把解开了扣子的衬衫给脱了下来,同时手上动作不停,快速的撸动着我那被香津洗礼的油光锃亮的大鸡巴。

  此时美妇人的上身就只剩了一件乳白色文胸,是那种全包式的家常文胸,不过一点也不影响我对37E大美乳的欣赏,我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上去……可是……fuck,居然够不着!我顿时满脸黑线,看来手臂还不够长啊。

  看着我一脸憋屈无奈的表情,慕烟罗忍俊不禁,俯下身子,那对大美乳一下子就紧紧的挤在了我的胸膛,我顿时被柔软弹性的大肉球弄得眉开眼笑。成熟美妇慕烟罗在我的耳垂舔了舔允了允,轻声的耳语道「等在人家让你随便摸,现在呢……人家想吃雪糕了~」从香唇吐出的文字带动着微小的气流,在我的耳中盘旋,这种感觉好奇妙,就感觉心脏像是被挠了一下,奇痒无比。

  美妇人这次将龟头裹进了嘴中,两片柔嫩的唇掰将我的龟头紧紧包住,我感觉到龟头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所在,美妇人的香舌在龟头的肉棱间来回地闯荡着,刺激的大肉棒不停地跳动,每次跳动马眼中都会溢出一些前列腺液,随即便被美妇人的香唇刮吞掉。

  大肉棒在我的视线中逐渐消失——被美妇人逐渐吞下。我看着慕老师努力的将鸡巴插得越来越深,一种征服感油然而起,我和这个熟美妇人整整相差了二十六岁,她是那么的成熟优雅美艳,而我只是个有一身蛮力的穷小子,如今却享受到了全校乃至西京教育界最美的一朵鲜花的口舌服务,有女如此夫复何求啊!

  成熟美妇慕烟罗只将肉棒吞进去了一半就吞不动了,心想着「这小色鬼怎么长了这么根大东西,又长又粗,我估计该有二十多厘米,我的小嘴才多深,如何能将整根吃下去……还那么粗……大肉棒插小穴固然是爽……可这口交也太累了……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于是美妇人只好玩起了新花样,只见她一只手撸着棒身一只手揉着睾丸,香唇随着撸着棒身的那只手上上下下口眼交缠,这样整根大阳具就被美妇人玩在了鼓掌之中。

  美妇人时不时香舌上下翻飞舔舐整个大鸡巴,从睾丸到马眼都再一次被美妇人香舌上的香唾洗礼,「呲溜呲溜」的吸允声不绝于耳。我感觉鸡巴抖动得越来越剧烈,好像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像鸡巴流动,我好像要射了,不行!我一定要忍住,忍住!

  「喂喂,老婆你在干什么呢?这是什么声音这么奇怪?」可能是冯勇刚最近几天比较累,脑袋比较浑浊,居然没听出来这是什么声音,哦,兴许也没人给他做过。

  「嗯……我……呜……在吃雪糕呢……嗯……」美妇人玩弄鸡巴的动作不停,一边吸允一边含糊其辞的说道。

  吃雪糕?原来慕老师早就想好说辞了,哦……没想到慕老师这么淫荡,一边和丈夫通电话一边卖力地吸允着大鸡巴,都能说的这么大义凛然,真刺激!我再次被这种偷情戴绿帽子的快感点燃了心中邪恶的小火焰。

  「吃雪糕?这大冷的天吃什么雪糕,快别吃了。」哈哈,我硬憋着没笑出声来,也不知这冯勇刚是真傻还是假傻,活该给你戴绿帽子。

  「嗯……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慕老师根本不鸟他,松松劲咽了口口水,继续埋头吸允。

  哦!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偷情大戏实在是太刺激了!大鸡巴疯狂的抖动着,在为发射做着最后的准备。慕烟罗感受到了大肉棒越来越剧烈的跳动知道我忍不住了,便抬起螓首妩媚的剜了我一眼,接着小嘴狠狠地下推,居然把大肉棒吞进了三分之二!霎时间,我好像觉得大鸡巴已经进入了美妇人的喉咙,看着大鸡巴把美妇人的小嘴撑得满满的,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感官的刺激,紧咬牙关,同时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浑身汗毛倒竖似被电击,额头青筋暴起,一股电流从脊椎流过,大鸡巴又酸又麻,精液似要爆体而出一般。啊!我射了!

  「呜!」

  成熟美妇慕烟罗为突如其来的精液如此强而有力感到震惊,大量精液瞬间射入了她的喉咙,立即令她窒息,她想都不想立即将这股精液吞咽进肚子里。肉棒仍在她的口中剧烈跳动,她明白后面还会有更多的精液飞射出来。她赶紧做好准备迎接精液的冲击,接着一股接一股的精液爆射而出,每射出一股精液她便赶忙吞咽。她竭尽所能的吞咽,但实在太多,大量精液无可抑制的从她的嘴角溢出,向下流淌到大男孩的睾丸上。一瞬间精液的海洋就把肉棒淹没了,美妇人再次震惊于大男孩的精液量到底有多少,十几秒钟了还未停止,她只能不停吞咽精液,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都快被精液装满了。看着白灼的精液不断地从嘴角溢出,她的娇躯猛然一抖,居然也达到了性高潮,阴道下面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出蜜汁来。

  我感觉自己要爽死了。我从来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无论怎么手淫都得不到的,那种肆意喷射的爽快感,看着眼前的美妇人吞食自己精液的征服感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此刻,我对慕老师的爱,简直爱到了骨子里。

  大鸡巴爆射了二十几秒才算停止,慕烟罗随即咽下最后一口精液,喉咙发出的咕噜声音特别明显。「喂,老婆你在没在听我说话啊,还在吃雪糕吗?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吞咽声音啊?」冯勇刚焦急的声音不合时宜的穿了过来。

  「我在吞嘴里边化了的雪糕啊,怎么?吃根雪糕你还不让?」那个「根」字被慕烟罗咬的特别重。

  「让让让,怎么会不让呢?那我可以接着说了吗?」这冯勇刚官白当了,可是有够傻的,今天脑子被驴踢了吗?我鄙视的想道。

  「等会!还没吃完呢,等我吃完的。」成熟美妇慕烟罗对着手机生气的喊道,接着便俯下身子用她那灵巧的舌头舔舐着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她每舔几下就咽一次,故意把声音弄得很大,我听了都觉得是好淫靡的吃雪糕声音,不知傻逼冯勇刚会怎么想,嘿嘿。

  慕烟罗用香舌将嘴角最后几滴白色粘稠的精液扫入嘴中咽下,然后拿起手机平静的说道:「咱们离婚吧」。

  「什么?离婚?这不可能。」冯勇刚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不等对方回答,她就果断的挂了电话关了机,然后把手机一扔,就扑到了我的身上。

  「讨厌,你还是人吗,居然射了那么多出来……噎死人家了。」美妇人脸色红润,尽管为她刚才的行为感到十分羞涩,但依然紧紧的搂着大男孩。

  「还不是老师你这么淫荡,一边和老公通电话一边帮我吃鸡巴,我一激动就射的多了一点,嘿嘿。」我挠头傻笑道。

  「你才是人家的老公,那个王八才不是呢~」此时美妇人的声音要多娇媚就有多娇媚,听了魂都发颤。

  「嘿嘿,老婆你真淫荡,给他带绿帽子都带的这么堂而皇之」。

  「怎么?你不喜欢?那人家可就不给他带咯」。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一定要给那个王八带」。

  「嗯……老公,他不跟人家离婚怎么办?」。

  「不怕,那就先给他多带几顶绿帽子,等我伤好了,咱们再想办法」。

  「嗯,老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人家听老公的」。

  「嘿嘿,说真的,烟罗,没想到你在贤惠冷艳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这么淫荡的性格,怪不得大家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

  「哼,人家才不善变呢,人家就爱老公你一个人」。

  「好好好,我也爱老婆大人你啊」。

  「咯咯,那老公是要人家淫荡点好还是贤惠点好呢」。

  「当然是淫荡点好了,我要老婆大人外面是贞洁烈女,床上是淫娃荡妇」。

  「讨厌啦,说人家是淫娃荡妇」。

  「啊!这根可恶的丑东西怎么又变的这么大了啊」。

  「额……是它一直都这么大……」。

  「刚才射了那么多没软吗?」。

  「没有啊,怎么会,老公我还没有操老婆大人的小骚穴呢,它怎么会软」。

  「讨厌啦,就知道欺负人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