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悲鸣的母女之花
悲鸣的母女之花

悲鸣的母女之花

夜已经深了,路上基本没有行人。「慢点,妈妈」徐音音不满的嘟哝着。突然,她看到本来在快步走的妈妈突然停了下来。「天啊~」刘璐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她体内的跳蛋开始了强烈的震动。「他就在附近」刘璐强忍着快感一边左右张望着一边慢慢挪动着脚步。「妈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舒服吗?」

  徐音音看到妈妈的异常关心的问道。「不碍事」刘璐说:「快看边上有没有人,快找个出租车,不,随便拦个车走」。听话的徐音音感觉到了不正常,她连忙在大街上寻找着。

  跳蛋不停的在震动着,可是陌生男人的声音就回响在刘璐耳边,她没有勇气把跳蛋拿出来,她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车,停一下,司机!」

  耳边传来女儿的声音,一辆尼桑轿车从身后驶了过来,听到声音,尼桑停在了路边。徐音音连忙拉着母亲走了过去。

  车窗一打开,刘璐立即象掉进了地狱一般,她看到司机位置上坐的正是猥亵她的陌生男人。男人拿出了枪,对刘璐说:「妈妈坐前面,女儿坐后面」。

  徐音音看到枪吓坏了,「救命……」

  她高声尖叫着,可是命字还没叫出来嘴就被一双声捂住了。她回头一看,是妈妈。只见刘璐恐惧的看着自己说:「别叫,他是杀人犯」。

  汽车关上了门,载着天使,向地狱绝尘而去。

  「我只求财,说,你家在哪」陌生男人把车开得飞快,不时的通过车内的反光镜观察徐音音的举动。

  由于体内不停的震动,刘璐座在前面,夹着腿,满脸通红,屁股只是虚虚的坐在座椅上,而且还在不停的在绷紧、放松,全身心的在和跳旦做斗争,对陌生男人的话,她没有多大的反应。

  徐音音在后排也很害怕,她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愤怒的盯着前面的陌生男人。

  对自己妈妈的反应,她也是十分的不解。看到妈妈并没有回答陌生男人的话,她愤怒的答道:「我爸在家,我们会报警的!」

  对于徐音音的回答,陌生男人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小姑娘,别紧张,手放松些,我现在车开得很快哦,一碰我的手车会翻的」。说完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摇控器,按了几下,然后碰了碰刘璐说:「美女,别光享受了,说啊」。

  突然加快的震动给予刘璐更加强烈的刺激,刘璐浑身一颤,她甚至感到跳旦震动的声音外界都可以听到了。徐音音看到母亲的颤抖,她以为母亲害怕了,象只小母猫一样叫到:「坏蛋!别碰我妈」。

  「吱~」随着一声刹车声,轿车靠边停下了,陌生男人反手抓住徐音音的头发,抬手就要打,刘璐急忙抱住陌生男人抬起的手哀求道:「别打她,别打她,我们住在城东怡和花园,我们给你钱,求你放过我们吧」。

  陌生男人一把甩脱刘璐的手,反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恶狠狠的说:「小娘皮~犯贱」。陌生男人突然的变脸把母女二人都吓着了,徐音音象只受惊的小兽一样蜷在后座里,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和被打了母亲,涉世未深的瑟瑟发抖,她吓坏了。

  陌生男人用手拨开被他打乱的刘璐的头发,他的手一触及刘璐的脸,刘璐吓得一抖。陌生男人很满意母女两人的表现,他拿出摇控器,把震动调轻了两格,然后微笑的对刘璐说:「带路」。

  车很快开进了小区,甚至保安看到刘璐还笑着给她打了个招呼。「叮~」电梯停在了11楼,陌生男人一把抢过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将母女二人推了进去。

  「房子很气派吗」陌生男人环视了一圈:「拿钱吧,美女」。然后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摆弄着手枪,一手摆弄着摇控器,一会儿调大一会儿调小。

  徐音音站在墙角里惊恐得看着这个邪恶的男人手中的枪,又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夹着腿,扭着屁股在家里找钱。陌生男人注意到了徐音音的表情,他笑了笑,没吭声。不一会儿,刘璐将家里所有的现金和首饰都拿了出来,她感觉自己快被体内的跳旦折磨疯了,「家里的钱都在这儿了,你放过我们吧」。刘璐将钱和首饰都放在陌生男人身边的茶机上,陌生男人笑着将桌上的物件收进了随身的小包里,然后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刘璐和徐音音抱在一起,看着陌生男人走向大门,不由得松了口气,刘璐激动的手都抖了,「快走吧,快走吧」她默默的在心里念着。

  陌生男人打开了门,左腿迈了出去,刘璐感到心就在嗓子眼了,她恨不得去帮男人关一下门。这时,陌生男人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刘璐一眼说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只是有件东西落在这儿了,我得拿回来」。

  徐音音看到男人回头,她也惊着了,但听说只是落了东西,她疑惑的回头看了看陌生男人刚才坐过的沙发,却没有注意母亲突然卡白的脸。陌生男人径直向刘璐走去,而刘璐随着陌生男人的脚步拉着女儿一步步的向后退,直至退到了沙发的边上,徐音音被母亲拉着向后退着,她虽然害怕,但是很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怕成这个样子。

  陌生男人伸出手搭在刘璐的肩膀上,「不,不,不要,不要,」

  刘璐感到极度的恐惧和紧张,她快哭出来了。可以陌生男人没有下一步动作之前她明知道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不要男人干什么。

  「小姑娘,我看你一直很好奇的看着你美丽的母亲,是不是很好奇她的动作啊,来,我给你解释一下」陌生男人邪恶的笑着,然后伸手拉起了刘璐的裙子,「啊~」刘璐尖叫一声,顺势一蹲,坐在了沙发上,两腿紧紧的并在一起。陌生男人优雅的弯下腰,微笑的扶着刘璐的腰,想把她拉起来,这时,边上的徐音音突然象只被激怒的小猫一样尖叫着扑到陌生男人的背上,双手扑打着男人的头,嘴里尖叫着:「放开我妈妈」!

  陌生男人反手一把将徐音音从自己背上扯下来扔到沙发上,刚才还微笑着的脸突然变得象恶魔一样扭曲着,他扑向徐音音,一手按着徐音音的头,一手扼住她的喉咙,不断的加着力度。刘璐看到陌生男人的「变脸」,她扑过来拉着男人的手臂,哀求着,捶打着:「放过我的女儿,我给你,给你,你放开她」。

  徐音音脑中一片空白,她张开嘴,拼命想呼吸空气,可窒息让她浑身抽搐着,双眼向上翻,耳鸣阵阵。她恍忽地看到母亲在和扼住自己喉咙的人拉扯着,可是没有用,她感到生命正在逐渐离自己远去……突然间,那只扼住自己喉咙的手松开了,新鲜的空气潮水般涌进徐音音的肺,她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大声的喘息着,瘫倒在沙发的角落里。

  「和聪明的女人交流就是方便!」

  陌生男人松开了手,把吓坏了的少妇搂在怀里。温柔的用手在少妇背上拍了拍,然后把手伸刘璐的裙底拉着刘璐的小内裤扯了下来。下身猛的一凉让刘璐颤抖了一下,感到羞耻的她用手轻轻的挡了一下,可是,她并不敢有任何剧烈的反抗,「今天晚上肯定是要失身了」她想:「但求女儿能够无恙」。

  看到少妇并没有反抗,陌生男人抱着她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这样就对了吗,乖,就不会有事儿的」。男人用腿分开刘璐的双腿,把刘璐摆成把小孩尿尿的姿势。双腿的大角度分开,让刘璐的裙底风光在女儿面前一览无余。

  徐音音刚从窒息的感觉中恢复过来,她感到身体里面终于又有了点力量,她抬起头,却看到了令她十分吃惊的一幕。只见母亲满脸通红的被那个坏蛋抱在怀里,坐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母亲的两支腿大大的分开着,搭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母亲的内裤被团成一团扔在茶机上,母亲一只脚上的金色高跟鞋甩在一边,一只腿上依然完好的穿着。黑色的丝袜秀出了腿部优美的曲线,向上看去,黑色丝袜的跟部是雪白的大腿根,反差相当的剧烈。母亲两腿之间,那一片杂乱的黑森林中透出两片充血鲜红的肉片,在两片充红的肉片之间,垂着一条黑色的细细链条,一只猥亵的大手在母亲的黑森林里游走着,修长的手指不时拨开两片大阴唇,划过上面那颗同样充红勃起的珍珠,母亲的身体随着那只手的节奏在颤抖着,可以,她始终没把两腿并起来,徐音音已经14岁了,早熟的她已经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难道母亲和这个男人认识?难道母亲是个淫荡的人?」

  徐音音不由得思考着。

  陌生男人看到徐音音看了过来,他知道徐音音已经清醒了,仿佛知道小女孩心中的疑问,也仿佛是为了警告和打击母女两人,他一边拨弄着刘璐的敏感点,一边说:「看到没有,小姑娘,你妈妈太漂亮了,我告诉她,只要她的两腿不并起来,我就不会伤害你,看你的妈妈多听话,这奶子,这小B ,我真是忍不住了,现在我和她要给你上一节生理教育课,你要好好学啊!」

  「原来妈妈是为了」徐音音不仅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可耻。「不要看,音音,回,啊~回房间去」感觉到女儿的目光,刘璐羞耻极了,她连忙要求女儿走开。

  「不许走,我就是要在她面前干你」陌生男人抬手在刘璐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雪白的屁股立即印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你,跪在哪」男人对徐音音说。

  看到徐音音象小兔子一样蜷在地上,陌生男人很满意,「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老是发抖么」陌生男人继续说着:「来,看这里」男人扯着露出刘璐阴唇外面的那个黑色的链条,慢慢的向外拉着「啵~」的一声,黑色的巨大跳旦被拉出了体外「哦~」刘璐感到猛的一空虚,她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下身的阴唇因为长时间的玩弄向两边分开着,幽幽的洞口微微张开着。

  陌生男人把沾满刘璐体液的跳旦放到刘璐的脸前,刘璐羞耻的把脸扭到了一边。陌生男人呵呵一笑,把跳旦扔向徐音音,徐音音急忙侧过身子躲避,跳旦落到了徐音音的腿边,它仍在嗡嗡的震动着,在地上打着转。

  「天啊~这么大」徐音音为自己还有空想这些感觉可耻。

  陌生男人没有再和母女两人说话,他再次把两跟手指伸进刘璐的阴道,开始大力的抽送着,同时用另一只手按着刘璐的小腹,使手指能更加接近少妇的G 点。

  剧烈的刺激让刘璐从刚才的空虚立即登到了欲望的山顶,在女儿面前被陌生男人指奸让刘璐更新的敏感。她无法控制地低声呻吟着,全身猛地震动着,没穿鞋子的那只腿一下子伸直了,此刻的她,上身依旧保持着白色的洋装,衣衫整齐,套裙被圈在腰部,下体却赤裸裸地完全呈现在女儿的眼前,穿着黑丝的长腿毫无羞耻的岔开着。

  「忍忍就过去了」刘璐想着,可以情况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陌生男人在酒店卫生间里灌她喝的那杯水成了点燃刘璐今晚激情的催化剂。

  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化,水已经全部化成尿储存到了膀胱里,而陌生男人压迫她小腹的那只手也相当于压在膀胱上,剧烈的刺激加上强烈的便意加剧了刘璐的崩溃。「啊~,不,放手,啊~」刘璐上半身开始挣扎,她努力想从陌生男人怀里坐起来,两只腿也不由自主的并在一起,把男人的手夹在中间。

  男人的力气的巨大的,他按在刘璐小腹上的那只手牢牢控制住了刘璐上半身的举动,「哦~你的腿并起来啦,那我不干你了哦」这一句话更是击溃了刘璐反抗的神经,刘璐乖乖的躺回陌生男人的怀里,重新颤抖着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认命似的咬紧下嘴唇,喘着粗气,两只手拼命的抓紧了沙发扶手,手指头弯曲着,指甲扣进了布艺沙发布料里,她倔强的忍受着。

  陌生男人很满意的看着少妇分开了自己的腿,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屈服了,他加快了手指的力度和速度,不时抽出来狠狠的在刘璐的阴蒂上刮弄几下,他要在最快的时间让女人达到高潮。

  果然,他的目的达到了,刘璐在女儿面前连五分钟都没有坚持住,视觉、触觉和感觉上的刺激让她达到了今晚最强烈的一次高潮,晶莹的尿液大股的喷出,她再一次的失禁,绝顶强烈的高潮让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丝毫不顾女儿在身边而大声的呻吟着,胸部也明显的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手和腿无力和搭在男人的身上。一双诱人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淡淡的雾气,两串泪水无声的滑落脸庞,刘璐羞愧的哭了。

  陌生男人伸出舌头,添落刘璐脸上的泪水,他把少妇向上抱了抱,让少妇坐正,然后把少妇的两腿重新分开,刚刚高潮过的阴部一片狼藉,水淋淋的阴毛里,两片大阴唇已经左右贴在大腿根上,把充血的阴蒂和不断收缩张开的阴道展现在两位观察者面前。

  「会叫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刚才你叫得真好听啊,比在WC里叫得好听多了,另外,你的水真多,人家说女人是水做的,当真不假。女人就是要被男人操的,尤其是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刚才爽不爽,来,让我给你个更爽的。」

  陌生男人一边用手在刘璐的阴部摸索着,继续刺激着她,一边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放出了自己粗大的阴茎。

  刘璐还沉浸在羞耻和爽快之间,没有注意到陌生男人的动作。可一直旁观母亲高潮的徐音音却被男人粗大的阴茎惊着了,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过男性阴茎实特的她看到一根肉色的茎身从男人的内裤中解放出来,随着弹出的惯性,茎身还在前后地弹动了几下,紫红色的龟头被屋里的灯光印出妖异的光芒,龟头的马眼里还分泌出一大泣晶莹的液体,龟头的伞状部颗粒分明,比阴茎的茎身明显粗了一个号。

  陌生男人是一把调情的好手,他握着自己的阴茎在刘璐的阴部来回摩擦着,龟头的伞状部不时刮弄着小小的阴蒂,大量的淫水从刘璐的小穴分泌出来,不一会儿就把陌生男人的阴茎全部沾满,男人继续用阴茎摩擦着女人,有几次龟头都快滑入刘璐的阴道,可以男人硬生生又把它磨了出来。

  刘璐在女儿面前被强烈的刺激折磨的心跳加速,好几次她都感觉陌生男人要插入了,可是又磨门而出,羞耻中给她带来些许淡淡的失落感,她感觉自己体内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我这是怎么了,被强奸也能动情」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发烫,心中越来越冲动,需求感越来越强,她甚至感到,如果不是女儿在身边,自己会不会伸手抓住那根棒子插入自己空虚的体内,她现在只能做的是躺在男人的怀里微微的喘息,小声的呻吟,女儿在自己眼里已经慢慢的淡化了。

  陌生男人看着怀里的女人起了反应,他小心的含着刘璐的通红耳垂,用舌尖拨弄着,在少妇修长如天鹅般的脖子里哈着热气,继续挑逗着她,陌生男人当然不会告诉刘璐母女,WC里那杯水是加了料的,虽说只加了一点点,但是加上一路上的跳旦刺激和刚才的指奸,估计现在也应该起反应了。

  徐音音看着母亲在陌生男人怀里轻轻的挣扎着,满脸通红的喘息呻吟着,原来大大的双眼咪着,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了,陌生男人的阴茎越来越快的摩擦着母亲的阴部,时不时还「啪啪」的用龟头轻轻的敲打几下阴蒂。她感到母亲一定是为了救她在敷衍那个坏蛋,可是,她一动也不敢动,唯一只能做的是近距离观看「性教育表演」。

  忽然,陌生男人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突发奇想的对徐音音钩钩手指头「你,过来」。徐音音本能的向后一缩,陌生男人眼一瞪,她连忙乖乖地膝行了几步,蜷在陌生男人坐的那个沙发的边上。

  「看仔细一点哦」男人说着,伸手拉着女孩儿的头发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胯下。

  然后拉起徐音音的手,强迫她握住自己的阴茎。火热的阴茎在徐音音的手中发着烫,徐音音感觉自己的手刚刚能握住茎身,徐羞耻的低下了头。「抬起头」陌生男人命令道:「你刚才也学了半天了,来,老师做个考试,照着我刚才的动作动,考试不及格了我弄死你们两个。」

  徐音音颤抖着用手握住陌生男人的阴茎微微的动着,「动作大一点」男人命令道,徐音音连忙加大了手臂的动作幅度,同时一抬头,看见母亲通红的脸,幽怨的双眼,微张的小嘴,颤抖的身体,她不仅又低下了头:「我真不是人,帮着外人强奸我妈妈」徐音音哭了。

  陌生男人解放出自己的双手,开始继续自己的动作,由于一开始怕刘璐有强烈的反抗,他连刘璐的衣服都没脱,现在他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起刘璐的洋装。

  「别,别,别」残存的理智让刘璐紧紧的抱着双臂,反抗着。虽然她张开双腿把身体最神秘的部分暴露到女儿面前,虽然她被陌生男人在女儿面前指奸至高潮,虽然她高潮到失禁,虽然她在女儿面前也小声的呻吟喘息,更极端点,虽然她的女儿现在拿着强奸者的阴茎在自己的小穴边上快速的摩擦着,但是,她总觉得自己还穿着衣服,那最套衣服就是她后一层遮羞布,她始终没有女儿面前赤身裸体。

  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刘璐的手臂被陌生男人强行分开,洋装的扣子被一粒粒解开,她悲鸣一声,彻底的放弃了。

  很快,刘璐的全身被陌生男人扒了个精光,只留一双黑色的丝袜衬托着雪白的裸体,当36D 的傲人乳房从胸衣里释放出来的一瞬间还傲骄的颤了颤。陌生男人继续舔着刘璐的耳朵,双手却攀上了少妇的双峰,他用手指轻轻的挑逗着两颗诱人的蓓蕾,在乳头上打着圈,手掌托着两颗雪白的果实揉捏着。

  三点同至的刺激让刘璐的意志力象融雪一样快速消退,随着时间的流失,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感到自己嘴巴越来越干,她的胸越挺越高,原本已经兴奋勃起的两个乳头坚硬的象石头一样,下体已经开始自主的扭动,本来搭在两侧的双腿也越分直开,脚尖不停的蜷动着,两手象不知道放哪一样在沙发的扶手上摸索着。

  陌生男人知道时候已经到了,他放开了少妇的乳房,转而握住刘璐盈手可握的腰部,将少妇微微抬起一点。刘璐潜意识里仿佛配合一样用搭在沙发扶手的双腿使了使劲。陌生男人看准了时间,趁着徐音音手中阴茎摆正的霎那,按着刘璐的腰坐了下去。

  「哦~啊……」

  刘璐发出一种象是解脱了的呻吟声,坚硬的龟头一直刺进了她湿热的深处,猛地顶在了柔软的花芯上,久旷的阴道将突然而来的侵略者狠狠包围起来,纠缠着、蠕动着、抽搐着,湿热的阴道壁拼命地分泌着润滑的爱液,刘璐情不自禁的大声呻吟起来。

  同时,那根阴茎的根部还在徐音音的手中,猛然看到手中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听着母亲心猿意马地呻吟声,甚至母亲的阴唇还紧紧的挨在自己的手上,大量的蜜汁流在自己手上,她吓得连忙松开了手,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刘璐不断的徜徉在情欲和理智之间,忽尔她感到羞耻,不好意思,用双手遮拦住自己的双峰和下身结合部,满脸红晕的摇着头,避免女儿认为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忽尔下面传来的充实感和插入传动来的动能让她不可避免的身体后倾,双手支撑起沙发扶手,以保持身体的平衡,这个动作却做自己的蜜穴更加的突出,身体的曲线感在女儿面前表现的更强,虽然她只是断断续续的呻吟几声,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给女儿的心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今晚,刘璐真是一个称职的好老师。

  陌生男人也卖力的担当起「助教」这个角色,他话不多,没有过多点评刘璐诱人的躯体、优美的曲线和多彩的表情,只是用双手虚扶着「刘老师」纤细的蛮腰,时而在「刘老师」的双峰上游走一番,任「刘老师」自我尽情发挥。但陌生男人下身有力而不间断的挺动却是「刘老师」表演的动力源泉,他那根的粗大阴茎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刘璐的蜜穴,插入时,尽根而入,直至花心,拔出地,全根而出,仅留龟头闪烁在两片阴唇之间,一进一出之间,泛起大量的白色泡沫,大开大合之间,挑逗着少妇脆弱的性神经。

  刘璐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但极度分开的大腿和女儿不经意间飘来的目光让她格外难忍,她感到自己下身象着了火一样,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她知道,自己又快到了。

  陌生男人想换个姿势了,他扶着刘璐站了起来,而两人的性器始终没有分开,由于他比刘璐高,刘璐没穿高跟鞋的那只脚只好垫着脚尖。陌生男人将刘璐摆起后入式的姿势,抱着刘璐的屁股喘着粗气,重新大力抽送着。

  享受一会儿,由于这个动作幅度比较大,陌生男人斜挂着的包有点碍事,他把包取下来,放到了沙发上,由于大量的前戏和紧裹着自己阴茎的蜜穴刺激,陌生男人也不是神,他感觉自己也快到了,他将刘璐拉起来,从背后紧紧的抱着,双手抓着两个雪白的乳房,揉捏着,下身急速挺动着,开始最后的冲刺。

  长时间的性交和剧烈的高潮让刘璐身上分泌出细细的汗水,客厅的灯光一照,闪闪发光,陌生男人舔着散发出少妇芬芳的汗水,低吼着,越抽越快。

  感觉到体内的肉棒越来越硬,已经人事的刘璐怎么会不知道他快射了。「不,别,哦……恩……不~,别,别射进来,啊……啊……」

  正在排卵期的她使劲推着身后的男人,为了女儿已经对不起老公了,千万不成让这个强奸者内射了。

  突然,身后的男人低吼一声,却是松开了她,重拾自由的她身体急忙前倾,过大的力度和因为长时间性爱而乏力的双腿让她扑到在茶机上。暗自庆幸没被内射的刘璐正疑惑为什么陌生男人放过了他,但是她一抬头却看到了令她悲愤欲绝的画面。

  原来陌生男人拔出阴茎的一瞬间却对准了徐音音,强有力的喷射让一股乳白的精液直接喷在徐音音的脸上。看着不知所措的女儿和正准备绕过自己走向女儿的陌生男人,刘璐急忙拉住男人凌乱的上衣。「你说过不会伤害我女儿的」刘璐嘶喊着,她的底线被陌生男人越过了。

  陌生男人将刘璐甩脱在单人沙发上,继续淫笑着走了过去,显然,他并没有满足。

  被甩在单人沙发上的刘璐被男人的单人包硌了一下,她激楞了一下,女儿是她的命根子,绝不能有失,她决定拼了。

  刘璐瞬间打开男人的包,万幸,她找的东西在,男人那把乌黑的枪在包里,刘璐拿出枪对准陌生男人,尖叫着:「别碰她,不然我开枪了」。

  陌生男人回头吃惊的看着刘璐,停下了脚步,但他并没有害怕的意味,他戏谑得望着裸体的少妇,「你会用吗?」

  他说。

  「女儿今晚绝不能有失,女儿的一辈子绝不能让他毁了」刘璐红着眼睛咬着牙告诉自己。

  「你别逼我,滚,离我女儿远点,滚!你这个魔鬼!」

  刘璐象头受伤的母兽一样低声吼叫着。

  陌生男人带着戏谑的表情返身向刘璐走来。「开枪啊,你开啊」他带着带着魔鬼的笑容走过来,他还慢慢伸手抓向那把枪。

  刘璐绝望的一闭眼,扣动了板机。

  「啪~」想象中震耳的枪声并没有想起,枪体只发出一声清脆的卡簧敲击声。

  「美人,这是仿真枪,打不响的,呵呵」陌生男人轻巧的从刘璐手中取过手枪,拍了拍刘璐的脸告诉她。

  一阵绝望涌上刘璐的心头,今晚的一切瞬间涌上她的脑海,「嘘,不要叫,会走火的」,将自己在卫生间生生顶起的枪,威胁自己上车的枪,坐在自己家沙发上玩枪的男人邪恶的脸和黑洞洞的枪口围着她转着圈,她感到今天发生的一切象梦一样,她感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双眼一翻,她晕了过去。

  刘璐是被女儿摇醒的,睁开眼睛的她首先看到的是女儿焦急的表情。刘璐一个激楞,她立即坐起来,不顾自己依然赤身裸体,左右惊慌的看着。

  「走了,妈妈,他走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刚走」女儿紧紧的抱着母亲,悲哀的哭着。

  刘璐连忙仔细检查女儿的穿着,上衣,正常,下衣,正常,除了头发上依然挂着的精液,女儿一切正常。刘璐松了口气。女儿啜泣着告诉母亲:「我们打电话告诉爸爸吧!妈妈,我好害怕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刘璐一楞,已经清醒过来的她大脑飞快的运转着,理智告诉她,这件事儿最好告诉丈夫,可是中国人五千年来的传统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音音,这件事儿谁都不能说,告诉爸爸咱们这个家就完了!」

  「可是,妈妈,我好害怕!」

  「他走了,不会回来了,音音,别怕,有妈妈保护你,乖,这件事儿千万不能让爸爸知道啊,如果别人知道了,你让妈妈怎么做人啊」刘璐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女儿。

  想着是自己拦住了陌生男人的车,想着母亲今晚为自己付出的一切,想着是自己拿着陌生男人的肉棒插入了母亲的蜜穴,徐音音格外的后悔,为了家,为了母亲,她决定把这件事儿烂到肚子里。

  母女二人抱头痛哭了一夜。

  徐世行是三天后的晚上回来的,出差回来的他格外疲惫。「我回来啦」老徐兴冲冲得推开了家门。「回来了」刘璐正在家里打扫卫生,两天的时间她明显憔悴了很多。

  徐世行感觉到了妻子的精神不好,「怎么了」他关心的问道。「没什么,前两天病了,有点不舒服,精神不太好」刘璐敷衍丈夫。「哦,多注意休息啊,女儿还没放夜自习吧,来,给老公亲一下」徐世行虽然很疲惫,不过兴致还是很高,他从后面搂住了妻子,手从家居服的下摆里伸进去捉住了一只雪白的免子。

  丈夫突然的举动吓了刘璐一跳,从后面搂她的动作更是让她有了不好的回忆,她下意识的用力推开了丈夫。

  「怎么了?」

  徐世行奇怪得望着妻子。刘璐感觉自己做得有些过了,「女儿也不舒服,发烧,还没正式去新学校上学,她在房间里,你现在别这样,女儿看到不好」她找了个理由敷衍丈夫,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想去了自己赤身裸体在女儿面前呻吟高潮失禁的场景,她感到脸红透了。

  「哦,呵呵,那晚上」徐世行看着娇羞的妻子,他嘿嘿的笑着:「那我先去看下咱们的乖女儿」,他搂过妻子,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向女儿房间走去。刘璐目光复杂的看着丈夫进了女儿的房间,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徐音音的确病了,遭遇大变的她被吓坏了,连做了两晚恶梦,然后发起了高烧,这会儿,她浑浑噩噩的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抱着自己最喜欢的熊宝宝在发楞,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母亲和陌生男人做爱的场景,那晚虽然她大部分时间低着头,但母亲和陌生男人的一举一动仿佛刻在了她的心里,不得不说,那晚的那堂性教育课太生动了。徐音音已经14岁了,也初潮过了,社会的发展和网络的普及让男女之间的事儿已经不是那么神秘。那晚,母亲虽然是被逼迫的,但是同为女人的她从母亲当时的表现能感觉到母亲在那根肉棒抽送下的愉悦,「那根棒子对女人来说就这么好?如果是我应该怎么办?」

  徐音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东西,没注意到爸爸进了自己的房间。

  「音音,好些没?」

  父亲的声音传到徐音音的耳朵里时,徐音音瞬间感到了极度的委屈。「爸爸」她不自觉的哭了起来。「这是怎么了?病得很历害么」徐世行看到女儿哭了,连走几到来到女儿床前嘘寒问暖。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呜,前天晚上……」

  对父亲的信任和依赖让徐音音第一时间忘记了和母亲的约定,心里藏不住事儿的小女孩儿紧紧的抱着父亲的手臂,现在就想把前两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告诉爸爸。可是,她一抬头,看见母亲正依在门口,脸色卡白的看着自己,身体颤抖着,仿佛站不住的样子一样。

  她猛得想到了和母亲的约定,到了嘴边的话她咽了进去:「前天晚上我就生病了,这几天一直浑身难受。」

  刘璐看到女儿改了口,一颗提到嗓子眼里的心又掉了回去,她想张嘴说点什么,可是张张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

  徐世行只顾低头和女儿交流,没看到这么奇怪的一幕。「音音,你现在长大了,人啊,生病是正常的事儿,好好吃药,打针,休息休息就好了,还哭鼻子,真羞,呵呵」他溺爱对女儿说道。

  回头看到妻子站在门前,一脸紧张的样子,徐世行不仅笑道:「我看你们两个也太紧张了,发烧而已,音音,现在好点没,能下床么,爸爸今天晚上带你们出去吃饭」。

  徐世行的回家让这个家多了许多的安全感,刘璐虽然还感觉心里堵堵得,但是她觉得再也不用担心陌生男人来敲门了。徐音音的精神似乎也好了很多,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出门去吃了个饭。席间,徐世行不断的说着出差路上的新鲜事儿,搏得妻子和女儿的欢颜。

  时光流逝,平淡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刘璐也由最初的担惊受怕恢复到了原来的生活,在市文化馆上班的她基本上属于被单位领导「放养」状态,在文化馆做了多年「花瓶」,她除了单位组织的大型活动,其余时间就是整理整理档案,或者是坐在档案库里发呆。独处时她偶尔想起那晚的激情,刘璐除了阵阵心慌还有些许的脸红,平心而论,自己那晚被干的还是很舒服的。「老公应该没有这么多的前戏吧,他也太粗暴了,那么使劲的扣人家」她甚至还暗地里比较了一下徐世行和那个男人「作案工具」的大小。每当回想完这些,刘璐就恶心的呸自己几口。

  徐世行也感到最近的工作越来越顺心,公司里传闻领导层面将大变动,据说某位领导要外调到别的省公司当书记。徐世行继续干干工作,赶赶饭局,和同事们喝酒聊天打打屁。饭局之间,喝醉了的男人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领导和女人的小道消息,据消息灵通人士讲,公司新来的副总是个花花公子,喜欢拈花惹草,最喜欢年轻漂亮的有夫之妇。大家还笑着评论公司的几个漂亮女人这次谁要中招,谁要提拔。这些事儿,老徐在和老婆例行活动完之后还当作笑料讲给和刘璐听,惹得刘璐一阵瘪嘴「你们这些男人啊!」

  那晚过后,徐音音猛得长大了一截。她转到了新的学校后,感觉市重点中学果然不错,学校师资雄厚,内外部条件和设施一流。学习成绩好,外形乖巧又性格开朗的她很快放下包袱融入新的班级,和同班同学们打成了一片,甚至还在新同学中发展了一个「闺蜜」,两个人天天粘在一起叽叽咕咕。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完】